坏有没有存在的意义?这是我最近在思考的一个问题。

黑格尔说「存在即合理」,其逆否命题是「不合理的不存在」,即这世界上没有不合理的东西。那么坏的存在,也是合理的吗?

好坏是相对的,同一个事物,在不同的视角下得到的好坏结论并不相同。比如我很痛恨蚊子,蚊子在我看来当然是坏的,那么蚊子是怎么看自己的呢?它们吸人血就是在「吃饭」,天经地义,又怎么会有负罪感。再好比我们人类捕猎,在猎物看来猎人就是恶魔,但在人类看来,猎手是英雄,因为他给我们带来了所需的食物。

如果我们在讨论一个相对的东西,那么讨论就没有尽头。因为每个人的衡量标准不一样,看问题的视角也不一样。又或者我们想粉饰太平,看事情只看好的一面,不看坏的一面,那么我们便会脱离现实。所以在这里我想谈的是,在这个好坏都有的现实世界中,对于我们人来说的坏人坏事坏东西有没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。

除四害

大跃进时期,中国爆发了一场「除四害」的运动。最初的四害是:老鼠、麻雀、苍蝇和蚊子。老鼠,苍蝇和蚊子不必多说,散播疾病,干扰人们正常生活和生产,当然有害。那为什么麻雀也在其中呢?

因为麻雀喜欢吃农作物的种子,当时建国不久,食物比较匮乏,人都吃不饱饭,怎能容得下麻雀来分食。

1958年,全国上下共捕杀了2亿只麻雀,麻雀濒临灭绝。然而到了1959年,全国粮食却出现了大幅度的减产,产生了大饥荒,这又是为何呢?

除去天灾外,害虫的增多也是一个原因。因为麻雀不仅吃粮食,也吃蝗虫。把麻雀斩草除根后,蝗虫缺少了一个天敌,从而疯狂增长。蝗灾如同野火一般席卷田地,将农作物吃的一干二净。

现在我们在高中生物课本上就能知道,麻雀和蝗虫都是食物链中的一环,自然状态下,它们保持着一个相对的均衡。但是人类的干预,使得麻雀在这一环在食物链中消失,打破了生态系统原有的平衡,从而引发了蝗虫的疯狂增长,到头来反噬了自身。

游戏

我在做一款SLG游戏。在游戏中,会存在「资源商」和「车队」这一角色。资源商和车队会以比游戏内更低的价格向玩家出售物资,部分玩家看到了更低的价格,势必会从资源商手中购买资源,而不在游戏内购买资源礼包。从这一点看起来,资源商简直就是游戏开发商的吸血鬼,开发商必恨之入骨,欲除之以后快。

真实情况是,在「王国纪元」这款月流水过亿的SLG游戏中,资源商生存的很好,月流水甚至能过千万。这又是为什么呢?

因为游戏开发商并没有竭尽全力的去消灭他们。

资源商利用正常的游戏规则赚钱,如果全力打压他们,那么正常玩家的游戏行为也必然会受到很大的影响。另外,资源商为了赚钱,必然希望更多的游戏玩家能够留下来,所以他们无形中会扮演「托」的角色,帮助新手玩家成长,从而使游戏的留存和粘度提升。长远来看,游戏的收入反而会增多。

森林火灾

我们可能见过一句标语:「放火烧山,牢底坐穿」。山火是很恐怖的,绵延不绝,很难有效扑灭。我们也许还经常在路边看到过烧的一片黑的山,烧过的山还能恢复吗?

我大学时研究过森林火灾对植被指数(NDVI)的影响。选取发生过森林火灾的地点,调取该区域的卫星遥感数据,利用红外波段反射率来推断植被指数,从而研究火灾对不同森林的植被指数的影响。

发生火灾后,植被指数会突然下降到一个低值,随着时间的推移,会慢慢恢复到原来的值。

对于大型林区,比如大兴安岭,植被指数会恢复到和之前差不多的值,林火的扰动不大。但是对于小型灌木林区,植被指数则会恢复的比之前更高。

所谓,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林火的危害是巨大的,但是其也有一定的积极意义。一场林火几乎消灭了所有的东西,也包括杂草和害虫,灰烬也会慢慢变成肥料,使土地更加肥沃,为后来植被的恢复提供更好的基础和生长环境。

痛苦

痛苦分为身体上的痛觉和心理上的痛楚。

痛觉是身体的一种报警。如果一个人没有了痛觉神经,当然他感觉不到痛,但是付出的代价是他可能会莫名其妙的骨折,会生病而不自知,会得不到及时的救治。

甚至一些小病可能也是有积极意义的。一年患上一场小感冒会让人体的免疫力得到锻炼,当大病来袭时,免疫系统能够响应的更快,从而能更有效的杀灭病菌。所谓的小病不断,大病不来就是这个道理。

反而,如果一个人从小在无菌室内长大,从未接触过病菌,其体内甚至都没有各种病菌的抗体,一旦暴露在外界的环境时,则很容易染上大病。所谓不干不净,吃了没病,也是这个道理。

心理上的痛楚呢?陈虻说过一句话:痛苦不是财富,对痛苦的思考才是财富

痛苦本身没有价值,但是痛苦如果能推动一个人去思考,反思并总结,那么它便有价值。人生得意时,很少有人会去反思自己成功是不是由于运气;而痛苦能让人沉淀下来,强者会面对它,反思并改变自己,卧薪尝胆,终能走出来。

死亡又有什么意义?死亡最大的意义是辞旧迎新,旧的终将故去,而新的又将到来。资源目前是有限的,老的总是要给新的让路,未来才能不断的延续下去。

总结

从辩证法的角度来看,凡事皆有其两面性。没有坏就没有好;坏有其消极的一面,也有其积极的一面。

所以我们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去当坏人,做坏事或者包庇纵容坏了吗?

当然不是,我们要去追求真善美。但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,灾害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在现实生活中,也不可避免的有坏人坏事出现。所以我们应该怎么去看待它,是很重要的。如果所有的坏我们都只能看到消极的一面,予以最严苛的抵制和破坏,那么我们可能会为此付出代价。

敬畏自然

我们 必须要尊重规律,敬畏自然。如果我们认为我们是无所不知的,仅凭事物的一面便武断的去做决定。破坏了自然规律和生态系统,那么到头来我们会被自然反噬。

开放的心态

对于一件事情,也需要秉持一个开放的心态。如果我们不能听到其他意见,那么我们很可能只会看到自己想看到的那一面,从而做出错误的判断。

积极反思

反思也是很重要的,因为只有对错误不断的反思,才能进步,才能减少坏的成分。